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老解

2019-09-12   来源:文艮  打印 字号:T|T
  老解和老刘教我做人、做事,让我初窥到了工作方法和做人道理,就像学武之人,找到了增强武功内力的心法,我终生受益。
  老解走了,走得那么突然,突然得让我不能接受。8月10日早晨,老解的儿子给我发微信,老解因心脏病突发离世。老解享年80有余。别了,我的忘年朋友!
 
  老解名叫解吕达。在上世纪90年代,与上饶市交通局的老刘--刘保新,是道路运输行业齐名的人。他们俩在行业中有名望受人尊重,皆是被交通部借调超10年、文字和业务水平超高、岁数接近或者超过60岁、为人厚道善良之人,很多道路运输的大材料都出自他们之手。
 
  能认识老解是我的福份。那时我刚从学校毕业到交通部,懵懵懂懂,啥都不会,唯有一份勤快劲。记得那是1995年,部里要召开两个大会,组织了一个写作班子,到几个省份调研并准备会议材料。在那个班子中,我认识了老解和老刘,并成为忘年交。那时我20多岁,老解50多,老刘60多。在那个班中,老解和老刘教我做人、做事,让我初窥到了工作方法和做人道理,就像学武之人,找到了增强武功内力的心法,使我终生受益。
 
  老解为人善良,善良得找不到瑕疵。在我认识老解的近30年中,没看见他与谁红过脸,他只是默默地做事,把事做到极致。他不会使用电脑,字写在纸上,一笔一画,尤为工整。若有写错,也用线条拉到纸页边上修改,看不到一点的凌乱。老解家里,也曾遭受过不公待遇,但他总是默默地接受,没找过组织或者他人的麻烦。
 
  老解不胜饮酒,与老刘很不同。大家出差,当地主人热情,问老解喝什么酒,老解回答白酒。主人很认真,开一瓶白酒,结果他自始自终只喝一小小杯,主人茫然,大家哂然。记得有一次去甘南调研,当地藏民很热情,捧上一大碗青稞酒,大家走在前面的都只是小口呡一下,老解不知道,一大碗全喝了,结果当场就醉了。在车上,从没看见老解那样放得开,大声朗诵诗歌,一首又一首,你别说,水平还真高。当到达拉卜楞寺时,老解难受,躺在寺门外墙下,那有乞丐,想朝大家乞讨,但转了好几圈,看着大家"可怜",终没开口。到了甘南,老解没敢上桌,看见敬酒的,躲得远远的。
 
  老解在交通部借调后回到杭州,帮助杭州长运编辑一内部报刊,岁数实在大了,才没继续做。我利用出差杭州的机会也常去看看他,看到他身体健康、身心快乐,我无比高兴。老解对我非常关心,关心我工作的变化,但他又不好直接问我,实在忍不住就问我夫人。去年年底,我和我夫人专程去看了一趟老解,老解非常高兴,带着他儿子来见大家。我要请他吃饭,他死活不肯,让他儿子付了钱。那天,他非常高兴,聊了很多过往。岁数大了,美好的都是过去。那天大家约定,今年他来一趟北京,见见老友们。
 
  今年7月底,我问老解什么时候来北京,他回答说夏天太热,凉快一点来。没想到,他还没来,约定没兑现,人却走了。记得10多年前老刘去世时,我写了一篇纪念文章《老刘》,刊登在《中国道路运输》杂志上,老解看到了,他叮嘱我说,当我去世时,你也要写一篇。我牢记之。
 
  别了,我的忘年朋友!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相关文章: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