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想念宜章

2019-03-25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在中国几千座城市中,宜章是一座小县城,没有知名度,估计很多人没听说过。宜章与我居住的城市相距两千多里,不是我的故乡,没有亲朋好友,我也没在那里生活过。但是,我常常想起宜章,就像老朋友,久不见面,会自然而然地想起来。
 
  我和章宜结缘,缘于二十年前的一次经历。
 
  那一次我和小王开大货车,从山西拉苹果运往广东汕头,单程两千多公里。贩苹果的是三位农民,资金不宽裕,七拼八凑,东挪西借,才刚刚够费用。路上被车匪路霸宰了两次,到岳阳时已没有多少钱了。大伙把口袋里的钱都凑在了一起,算算,不够用,到汕头还有一千多公里,往前跑,跑不到目的地;往回退,回不到家,进退两难。更要命的是,车上拉的是苹果,不能耽搁。没办法,大家只好硬着头皮前行,走多远算多远。大家商量好了,路上不吃不喝,省钱。遇到收费站,就向收费人员说明情况,能免过路费最好,省一分是一分,尽最大可能保证加油费用。
 
  恳求了几家收费站,货主甚至掉了泪,没用,一分钱过路费也没有省下。
 
  午夜,驶进宜章县境,很快就要进入广东,准备翻越令司机们不寒而栗的南岭。南岭山高,坡陡,弯急,在悬崖峭壁上行驶,令人心惊。以前每次翻南岭,总能见到车毁人亡的悲惨景象,我熟识的几名司机,就是在这里遇难的。山里没有加油站,如果不在进山前加满油,困在深山里更麻烦。但是,没有加油钱了,加不了油。我开了大半夜车,一天一夜没吃饭没喝水了,饿得头晕眼花,精力集中不起来,老是产生幻觉,要是以这样的状态进山,非出大事。
 
  情况非常危急。
 
  这时,小王想出一个主意。说他先前跑车时,在宜章一家饭店吃过两次饭,老板挺和气,看看老板能不能借点钱。听了小王的高见,大伙泄气了,和气是做生意的根本,商人都这样,精明,小王与老板仅有两面之交,不可能借到钱。那些收费站工作人员都不可怜大家,更不用说私营饭店老板了,说不定还会把大家当骗子呢。不过,事已至此,只好死马当成活马医,去碰碰运气了。
 
  以前多次经过宜章,感觉宜章和沿途无数集镇一样,一踩油门就过去了,几乎没留下印象,仅仅知道县名而已。出了县城,漆黑一片,约莫行驶四五公里,小王提醒说,慢点,快到了,好,左转。路边有家饭店,三间房子,两层小楼,不起眼。灯光倒很明亮。我没按小王的要求拐进去,停在路边,没下车,不抱希翼。小王下去了,和老板说了几句话,摆手,示意把车开过去。
 
  下了车,货主走到老板面前,说了路上的遭遇。老板打断话语,笑笑,淡淡地说,先吃饭。听了老板的话,我的眼泪差点掉下来,路上受了那么多窝囊气,又一天一夜没吃饭,又累又饿又渴,心里什么滋味?仅此一句话,就让人感动。
 
  吃完饭,老板过来了。这时候我才有心情打量老板,平头,个子不高,稍胖,和一般南方人没什么区别。老板简单问了情况,上楼了,不一会,又下来了,拿着一沓钱,两千元,递给小王说,够不够。小王连连说,够,够。想不到老板如此爽快,没问姓名、住址,也没押任何东西,就把钱给大家了,不怕上当受骗吗?大家非常感动,连声表示感谢。老板淡淡地说,不用谢。货主过意不去,爬上车,搬两箱苹果,老板不要,推辞几次,坚决不要。
 
  到汕头交了货,拿了钱,返回了。
 
  出广东进湖南这段还是我开,还是深夜,我一遍遍提醒自己,不要忘记还钱。那家饭店门面小,不显眼,一路下坡,车速快,不知什么时候过去了,等到发现的时候,已经驶过宜章县城十公里开外了。我停下车,叫醒大伙,说那家饭店过去了,得掉头回去,还钱。大家同意我的意见。
 
  我调转车头,慢慢开,慢慢寻找小饭店,要是不还这笔钱,良心一辈子不会安宁,这是起码的良心。
 
  到了饭店,先还钱,几个人轮流说感谢的话。老板摆摆手说,不用谢,先吃饭。口气平淡,就像做了一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不值一提,不值得让人谢。
 
  吃过饭,他们上车了,我还拉着老板的手千恩万谢,问老板姓名,老板说姓张。我还准备问下去,老板说,车发动了,赶快走吧,把我推开了。也许是跑车之余爱写点文章的缘故吧,我比别人更容易动情,鼻子发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过身,我看一眼灯光下的老板,上车了。
 
  没想到,这是我最后一次开大车,回来后改行了,再没机会路过宜章。
 
  从此,我知道了宜章,宜章的好印象永远留在了我心中,不论看报纸看电视,听广播,只要遇见有关宜章的资讯,我都用心看用心听。我时常想起宜章,想起那段美好的记忆。
 
  不知道那位好心的老板还好吗?
 
  (单位:河南省驻马店市国资委)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