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怀念一位煤车司机

2016-06-17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这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我驾车去山西,天蒙蒙亮时进入临汾市区。正值隆冬,山西的天气格外冷,经过一夜奔波,又冷又饿,疲惫不堪,想找个路边店吃点东西,歇息一下。正在这时,车熄火了,重新起动,没有反应,连忙下车,掀起引擎盖一瞧,电瓶坏了。
  常出车的人都知道,一旦在路上抛锚,人生地不熟,搞不好就会被人盯上,敲竹杠。我出生于驾驶员世家,小时候常跟随父亲出车,这样的事经历多了,路过的司机都很热情。此一时彼一时,尤其在外地,遭遇敲竹杠是家常便饭。再过一会儿警察就上班了,有可能以妨碍交通把车拖走,真要那样可就惨了,光罚款也得几百元。我心急如焚,左顾右盼,没发现汽车修理铺。
  我开的是辆皮卡车,轻得很,一个人就能推走,但要让其他车拖就不一样了,少说几十块,多则几百块。我做了充分的思想准备,耍了个小手段,摸出两张五十元的票子,一个口袋塞一张,先给五十元,就说没钱了,尽量装出可怜相,让喝汽油的同行同情,实在赖不过去,只好把另一张也摸出来。喝汽油的是行话,是司机自嘲的说法。俗话说,在家不算难,出门难煞人,我驾驶的车挂着河南牌照,司机们都精明得很,一看就知道是外地车,不狠狠宰一把才怪呢。没办法,困在这里,也只好认宰吧。
  过来一辆大货车,空的,是拉煤车,车身黑乎乎的,看不出本色。我举起手摆摆,笑容堆上脸。车停下了,司机是位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戴着黑乎乎的毛皮大帽子,脸上沾着煤灰,也是黑乎乎的,两只眼睛十分灵活,样子滑稽。我仰望着滑稽的小司机,满脸陪笑,掏出烟敬上去,极尽谦恭地说:“师傅,能不能帮我拖一下车。”说完,扬手一指。煤车司机举起手示意不会抽烟,朝我的车瞟一眼,说句话,没听清,煤车轰轰响,是柴油车。
  我继续陪笑脸,提高嗓门说说,“师傅,帮我拖一下车。”小司机远没有我驾车的时间长,但有求于人,我得称呼他“师傅”。小司机也提高了嗓门,“好吧。”小司机的爽快劲倒让我狐疑了,依照以往的经验,每逢这种情况,司机便会拿架子,或者毫不客气地说多少钱,愿意,先交钱;不愿意,一点油门,扬长而去。小伙子没讲价钱,是不是想放长线钓大鱼?拖完车再报价钱,漫天要价,狠狠宰一把,反正我是外地人,在他们地头上不敢不交钱。我脸上堆满了更厚的笑容,连声道谢。
  小司机点油门,轰轰声更响了,倒车,跳下车,停在了合适的位置,十分尽力,仿佛丰厚的回报已经揣进怀里。我更加惴惴不安了,敲竹杠的家伙总是一幅笑脸,一幅热心肠,到要钱的时候,毫不手软。我想打退堂鼓,但是,既然拦了车,不拖也得挨整,开弓没有回头箭,只得硬着头皮让他拖了。煤车司机从工具箱里拽出钢丝绳,钢丝绳也是黑乎乎的,曲曲弯弯,像条黑色的蛇。
  用钢丝绳连接好两辆车,轻而易举就拖着了。小伙子摘下钢丝绳,使劲甩进车厢里。我连忙跳下车,嘿嘿一笑,掏出烟敬上,“师傅,辛苦了,来,抽支烟。”我做了被宰的充分准备,先搞好关系再讨价还价,或许他能手下留情,伸手不打笑脸人嘛。煤车司机举起黑如浓墨的手,脸色铁青,看样子像生气,朝我摆摆手说,不会。喝油的哪有不会抽烟的?我心里咕咚一下,预料就要变为现实了,这家伙是个不好惹的茬子,连烟都不抽,要钱还会留情面?绝对不手软。我暗暗叫苦,二百元能过关就谢天谢地了。
  小司机上了车,车起动了。看来,小伙子准备把车停到路边好好和我理论。我的心绷得更紧了。
  出乎意料,黑乎乎的煤车没有停,径直开走跑了,眨眼间就消失在晨雾中。我拿着烟呆呆地发愣,问自己,这是真的吗?
  事后,我常常向同行们说这件事,有人相信,有人说我胡编。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还是时常向人谈起。
  (编辑:河南省驻马店市运管局)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