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今夜可睡安稳觉

2016-03-24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进入春运以来,特别忙,天天累得精疲力尽。要过年了,很多行业陆续放假,道路运输行业却到了最繁忙最紧张的日子,用行话说,就是跑车的麦季子。参加工作二十年了,没有过过一个安稳的春节,在外听鞭炮声、看别人家团圆,是常事。我家是运输世家,有十几人在运输企业工作,过年几乎没有聚齐过,什么时候能像其他家庭一样,享受合家团圆的快乐?我清楚,这不过是奢望,只要工作着,美好而简单的愿望就不容易实现。
  回到家里已经七点多,天黑尽了,零星的雪花落下来,飘飘洒洒。一下雪就结冰,路更难行,行车速度慢,旅客滞留,明天肯定更紧张。作为车队的安全管理人员,我心悬得更高,可以说是坐在火山口上。看来,今夜睡不踏实了。
  脱下外套,窝在沙发里,不想吃,也不想喝,只想抽支烟解解乏。刚抽一口,电话铃响了。这时候的电话就像催命符一样可怕,我的手一抖,烟掉落下来。电话是交警队打来的,让我通知车队司机,明天晚上召开安全会,领导亲自到场讲话,重申安全行车问题。几天前,一辆卧铺客车因严重超员酿成车祸,为此,省里要求各地再次召开安全会,强调安全行车的重要性。
  行车关系到旅客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尤其是雪天行车,来不得半点马虎,任何一个微小的疏忽都可能酿成大错。这是我做安全工作多年的切身体会。车队召开会议不同于一般单位,天天有司机住在外面,天天有司机半夜返回,天天又有司机天不亮出车,必须提前至少一天通知,才能保证第二天晚上多数司机参加会议。我强打精神,拖着疲惫的身躯骑自行车往车队赶。北风凛冽,片片雪花打在脸上,刺骨的冷。到车队时,外衣湿透了,手冻僵了,浑身没有一点热气。按照通讯录打电话,通知了车队的五十余名司机,只有司机小黄没有通知到。小黄家里没有电话,没办法电话联系。我想,少小黄一个人不要紧,交警队领导不知道能够到会的确切人数。我骑车返回,不过,心里总不踏实,转念又一想,开安全会难道仅仅是为了应付吗?交警队的同志们上安全课,是教育司机的最好方式,比我平时讲安全问题更透彻,更富有说服力,更具威严性,更能引起司机的重视。我作为车队负责安全的工作人员,如果采取不负责任的态度,怎么教育司机重视安全呢?想到这里,我不得不再次拖着疲惫的身躯,骑车往小黄家的方向摸。
  路上早没有行人了,只有孤零零的我,身影拉得很长。十多天没有去父母家了,早上四五点出门,妻儿还没有醒,回家时他们又睡着了,儿子好多天没有见过我了。明天四五点,我还要出门……雪花密集,遮掩了视线,眉毛上结了霜,冷得瑟瑟发抖。不知道小黄家的具体地址,只好边骑边问。雪夜里问路也麻烦,等了很久,才见着一个人,问了几个人,才找到小黄家,总算是通知到了。
  回到家里,内衣溻透,外衣淋透,但如释重负,心里踏实,今夜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编辑:河南省驻马店市运管局)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