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那时的乘车漫忆

2016-04-14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每个人都有乘车的经历,尤其是年关前后,乘车难的阴影时刻笼罩在心头,不少人为了能在除夕前赶回去,与家人团聚,不得不提前动身;欢聚过后,又不得不忍痛提前踏上返程。在交通发达的今天,尚且有乘车难的苦累,而上年纪的人对于多年前春运乘车难的经历,更是记忆犹新,甚至于谈乘车而色变了!而我——曾经与汽车有难解之缘,对于乘车今昔的变化,感触更独特、更深刻,不敢忘怀!
  那时候,客车少旅客多,车站里整天有拉不完的旅客,每辆车出站都严重超员,用句行话说,“塞得实实在在”,拉旅客像拉货物,“多拉快跑”,一年到头都像在过春运。若是真到春运,乘车的艰难简直不能想象,说句不客气的话,好比是逃难、是打仗!
  到了春运,候车室一天到晚都有旅客,摩肩接踵,熙熙攘攘。发往某地班车的牌子挂在半空中,离发车时间还有几个小时,牌子下面早早挤满一堆人,或坐或躺或闲聊或打扑克或酣然而眠。乘车难在每人心中都根深蒂固,已经习惯了,不会有人抱怨,只有默默忍受。时间如蜗牛,慢得不能再慢了,除了耐心等待没有更好的办法。
  千呼万唤始出来,站务员终于出现了,神情庄重,一脸严肃,取下牌子,轻声说:某某地的旅客上车了。就这一句话,平平淡淡,无异于统帅下达的作战命令,旅客迅速行动起来,仿佛训练有素的士兵,以最快的速度站起来,背上行囊,跟随在服务员身后,其动作之迅捷令人瞠目,那是归心似箭的渴盼。长长的队伍里有老人有孩子,人人身背大包小包,谨小慎微地听从站务员的指挥。
  到了车前,站务员说把行李装到行李架上。呼啦,人群争先恐后往车屁股涌去,车顶上站着装卸工,也是一脸严肃,命令道,装一件行李一毛钱,准备好零钱。马上有人热烈响应,高举一毛钱,“我有零钱,先装我的。”不一会车顶上堆起高高的行李,如骆驼的脊背。
  车门始终没有打开,人群失去控制,乱哄哄挤作一团,矮小的站务员淹没在人群中,摇摇晃晃站不稳,气恼地断喝:站成一队,不站好不开门!旅客们坚决服从命令,站成一排。队形歪歪扭扭,有人跃跃欲试,时刻准备往前冲,抢占有利地形,冲进车门。服务员经验老道,不会让他们的“阴谋”得逞,再次发号施令,排成一队跟我走。于是,长长的队伍从车门转到车头绕到车尾,再绕回车门,队伍贴着车身转一圈,紧密团结在汽车周围。看看队伍站得比较整齐了,服务员宣布纪律,谁插队不检票!貌不起眼的站务员,此时此刻权重如官,随便说句话就有圣旨的份量。司机从里面拉开门,人群再次骚动起来,如若寻宝人经历艰难险阻终于发现了宝藏,难以抑制激动。站务员重申,插队不检票,并且现场惩治了一位不守规矩的旅客,把他从队伍里叫出来,警告说,最后检你的票!
  惩一儆百,队伍整齐了,旅客规矩了,无人敢越雷池半步。检票开始了,吵闹声中旅客渐次登上车,回家的渴望几乎实现一半了,回望车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油然生出高高在上的快慰。
  不一会儿,车里挤满了人,后面仍有一群旅客没有上车,司机一遍遍将旅客往车后部赶,走廊里填实了,三人座位上挤了四五个人,还要继续“压缩”,车上的人抱怨不让上,车下的人拼命往上挤,看看实在填不进去了,站务员费力地拉上门。
  车下的旅客傻了,把服务员围在当心,苦苦恳求。站务员轻声说,你们从窗户翻进去。那些旅客毫不犹豫地实行命令,从车下往车窗里爬,如将士攀爬高大的城墙,里面有人拉,外面有人推,冒着摔伤的危险爬了进去。很快,窗口里面填实了。
  仍有两位旅客上不去车,他们望着即将开走的汽车,几乎要哭,苦苦恳求站务员。站务员生硬地说,坐下一班车吧。这话几乎等同于骗人,下一班车什么时候发?不知道;能不能挤上去?没保证;重要的是抓住眼前的机会,不能错过。他们围住站务员求告,一定要让他们上去,就是坐到车顶上也行。司机理解他们的心情,说,跟我来。他们以为从司机门进去,不料,司机把他们引上了车顶,掀开天窗,让他们钻进去。不用担心摔下去,天窗下面全是人。两个人从天而降,直接从旅客头顶上插进去,好比木匠使用的楔子,把车里面的人群楔得更紧密了。对旅客来说,能让汽车把他们驮回家就行,谢天谢地!
  客车行进,如老牛拉破车,吭哧吭哧,满载出发了,每小时最多行驶二三十公里,中途若有人下车,和上车一样艰难,少则十分钟,多则半小时。
  挤上车如期归家的旅客,无疑是幸福的,那些乘不上车的旅客却要在候车室里倾听新年钟声了。独在异乡为异客,孤寂和无奈将成为永久的伤痛。不仅仅是这些,一连几天商店和饭店不开门,没吃没喝,处境更糟,要想离开这座留下苦痛记忆的城市,要耐心等待好几天。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