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浑源交通旧事

2014-02-20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我于1981年来到浑源。在此之前,我是从父亲口中听到浑源二字的。父亲谈浑源不是先容风景名胜、人文地理,而是叙说他艰难的往事。父亲说的是他到浑源推炭的事情。从十八岁起,每年到了冬天,父亲就推着一辆独轮小车,相跟着一帮人,冒着严寒风雪到浑源的新井去推炭。那时的道路状况很差,根本没有一段水泥柏油路,从窑口到家乡百十来里地,都是土路,坑坑洼洼,崎岖不平,推着小独木轮车,装着三百多斤炭,其艰难吃力的程度可想而知。在平地时还好说,特别是过大沟时就更艰难了,那时大沟没有桥,而河水又多。冬天里并不能把河完全冻严,而是下面有水,上面有冰,冰上又有水,每当过河时,都要脱掉下衣或绾起裤腿,踩冰涉水过河,两三个人又推又扶地把一辆车推过河去,当一帮人的车子都推过河以后,腿脚基本上都冻僵了。因此,很多人都得了腿疼病。每推一趟炭须三天时间,第一天五更起身,整整去一天时间,在晚间到达新井煤矿,抽了签开始排队等候,几乎一夜不睡,等到装了炭开始往回返,回返两天时间,中途住一回店。父亲口中的浑源几乎是和苦难联系在一起的。
  我来浑源是坐着公共汽车来的。已和父亲冒着严寒推着小独木轮车不能相比了。第一次来浑源,不知道汽车站离师范近还是西关离师范近,汽车一进浑源西关就下了车,扛着行李从西关一直走到师范。我的浑源之旅比起父亲当年的状况不知强了多少倍,可也并未尽如人意。
  我的家乡在应县东面的一个村庄,其实离浑源不远,也就是六十多里路,可这六十里路在相当的一段时间里是不方便的。
  家乡里有父亲、妻子,每隔一段时间必须回去看望看望。
  从浑源到应县每天都有车,可必须赶在上午十点以前到车站去买票,如果超过了十点半以至十一点,就没车了 ,就回不去了。从应县老家到浑源也是这样,必须早早从家里出发,走好几里路,赶在十点以前来到公路边,睁大眼睛瞭望着一辆辆过往的车辆,抬手的动作做了一遍又一遍,可有的车子就是不停,心里的懊恼就别提有多重了。好容易等到一辆车总算停下来了,紧跑慢跑赶上去气喘吁吁地登上车,不知为什么平白无故遭到了乘务员一顿呵斥,抬眼一看乘务员那扭曲的脸,你总觉得好像欠了人家多少钱,似乎是不花钱白坐似的。其实买票的钱早已攥在手里,就等给人家呢,那售票员可真是牛气。
  交通不便,坐车困难,故而也不能常回家,三、四个星期回一趟也不容易,每次回家星期六的早晨先把课上完,还得和领导提前打招呼,一切准备好了,匆匆赶到车站排队买票,有时买票还得托人走后门。星期六回去,星期日必须赶来。
  有一次,星期日我正要从老家起身出发时,天上下起了雨,父母一再挽留,我只好等雨停再出发,九点半雨停以后,我匆忙从家里向公路上赶,来到公路边,期盼着过一辆公共汽车。心急火燎、无可奈何地等到了十一点,还是没过一辆公共汽车,我心想,今天我还要等下去。等车也真是磨练性子的营生。如果你是个急躁的人,那就去等车吧,它会把你性子磨练得坚韧有耐性。一直等到一点以后,还是没有车,我只好返回家去,第二天再走。第二天就是星期一了,当我从浑源汽车站三步并作两步往学校赶的时候,在街上碰到了学校的一位领导,我在路北走,那领导在路南走。那领导面沉似水,十分严肃,远远地拿眼角扫了我一下,我马上似有一股电流通遍全身,脊背凉嗖嗖的如冷风侵入。没过几天,那领导在全校的大会上批评了我。你想,一个初出茅庐积极上进的青年遭此一击是啥滋味,都是交通不便惹的祸。那时我想,什么时候学校到家乡这段距离变得顺畅起来呢?
  因交通不便而引起不快的事,还有一件也是印象很深的。1987年冬天的一个下午,岳父家人打来一个电话,说是老人家得了重病让女儿赶快回去。妻子听完以后,真如捉进笼中的麻雀,急得团团乱转,这时已经没车了。该怎么办?忽然间想到了学校有一部二一二小吉普。妻子硬着头皮找到学校的领导求人家说一说让司机出一趟车。岳父也是应县人,比我家离浑源稍远一点,也就是七十来里路。那位领导很好,爽快地答应让司机出一趟车,后来司机因有别的事情说不能出去了。妻子只好流着泪再想别的办法。那时还没有出租车,县城里有车的单位寥寥无几,况且咱又不认识人家。没办法,只能等到第二天回去了。一夜间,妻子辗转反侧,又是流泪又是叹气。我心里默默祷念着,岳父啊,你可不能死,若真抗不过的话,等您女儿回去见见面也不迟,减少一点遗憾。
  当然,后来的实情是岳父坚持了四十多天。假如当时有车的话,及时赶回去请医治疗,也许会是另一种状况。
  交通的改观,我也弄不清是哪一年哪一天了,大概是进入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的事。似乎是一夜间从地下冒出了许许多多的汽车,大巴、中巴、小面包各式各样。你再也用不着排队买票了。一个又一个的司乘人员在站里站外不停地吆喝着,"到大同的","到怀仁的","到应县的",你若再向车站走的途中,那养车的、卖票的早已迎了过来,一边热情地问你到哪里,一边已帮你把兜子提上,你还没来及答话,另一个车的人也窜了过来,赶快用手抓住你的胳膊,急切地说:"走,坐我的车,很快就发车。"先前那位见有人抢乘客,赶快抓住你的另一个胳膊,忙说"坐我的车,我的车好。"这真让你不知道怎么办?身子只有一个,总不能一分为二吧。
  再到后来,司机见你一坐车,把名片塞给了你:"你坐我的车吧,以后出门给我打个电话,我到门口接你,"也真是的,哪天回来之前一预约,到时候,司机就按时上门来接了。
  1997年的一天傍晚,老家打来电话说父亲病了,这时,我不再为车的事发愁了,马上叫来了一辆出租车,一会儿功夫赶了回去。
  现在,不仅到应县的车方便,到哪里的车也很方便,有长途,有短途。当然,还有更方便的出租车,再以后,拥有自己的车会更方便。
  人常说,一滴水中见太阳,一粒沙中看世界。从交通这一个侧面可以看到时代的发展变化。世界是美好的,生活是美好的,让大家好好地生活吧。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