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关山飞越运磷忙

2012-11-11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同志们的回答既简单、又坚决:“咱们没有后退的习惯!石头挡路用手搬!”王德侠第一个走了上来。这个在海城、营口防震抗灾斗争中被评为先进司机的小伙子,二话没说,搬起石头就走。同志们一拥而上,搬石头、抠泥土,忙活了好一阵,清出了一条行车道,四班的车可以通过了。但是他们并没有走,为了使来自全国各地的上千辆汽车通行方便,他们再接再厉,硬是在乱泥土中扒开了一条较宽的行车道。手磨破了,身上沾满了泥浆,可大家想到能为农业学大寨多出点力,冒点汗,心里却感到甜滋滋的。

  苦不苦  两万五

  盛夏来到了山区。本来“天无三日晴”的黔南,现在却一反常态,烈日如火,满路烟尘,驾驶室里闷热得像个蒸笼,使人透不过气来。条件苦,任务重,党支部又向大家发出了提前完成任务的战斗口号。同志们以革命先辈英勇顽强的革命精神鞭策自己,用诗歌表达他们战胜困难的豪情壮志:“开车一身汗,收车满身土,若问苦不苦,想想二万五!”青年司机程志,在赴黔运磷前,因得痔疮住了医院,病刚好就来到了贵州,这里气候潮湿,运输任务重,加之行车摩擦,汗水浸润,痔疮又犯了。但他想到运磷是为了支援农业,便咬紧牙关,忍着病痛,每天坚持出车。不仅如此,有时休息,赶上别人有病,他还顶替出车。单程120公里的运距,因山路崎岖,一般的一天只能运一趟,他却有时运两次。半夜回来,无人卸车,他带上铁锹自己卸。在运输车队里像程志这样为支援农业而忘我战斗的何止一个?司机倪明海,由于不习惯山区气候,得了肺炎,浑身发烧,同志们劝他休息几天,可他一想到运磷任务这么紧,队里司机又不多,少一个人就少一份力量,就不顾劝阻出车了。从驻地至辣菜山足有六七十公里,要闯过无数的高山大岭“疙瘩道”,随着汽车行进,驾驶室里的温度不断上升,小倪感到一阵阵头痛、恶心。但革命先辈的英雄事迹给了他无穷的力量,望着红军当年爬过的大山、走过的道路,心头滚起一层热浪,他拧开水壶狠狠地喝了一大口凉开水,抖擞精神,坚持战斗,紧握方向盘,一直把磷肥运到了都匀火车站。

  为了保证运磷任务顺利完成,保修工人提出“修车不过夜”的战斗口号。8月上旬的一个夜晚,保修车间一下子进来三十几辆汽车,保修工人心不慌、手不软,车上车下滚打摸爬,连夜抢修了全部车辆,保证了第二天运磷任务顺利完成。共青团员何洪淳同志,因肠炎被送进医院,他瞒着医生偷着跑回来,一天一夜没吃饭,又参加了修车的战斗。8月份在保证安全生产的前提下,同志们创造了月运12000余吨磷矿石的高产纪录。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