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网络约车新政如何落地?新旧业态如何融合发展?

2016-08-25   来源:信息产业网  打印 字号:T|T
  8月15日,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召开了第四季“经专对话”主题研讨会,围绕“制度变革下的互联网融合创新”,就目前业界关注度很高的互联网约车新政、智慧出行,以及分享经济、融合创新等话题,与会专家各抒己见,进行了观点碰撞和智慧交锋,成果丰硕。
  制度创新的激励与约束
  工业和信息化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副司长 陈立东
  融合创新这段时间以来取得了极大进展,包括生产领域的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还有智慧出行、智慧医疗、智慧教育等方面,都取得了很多的进展。随着融合创新的发展,国家各项配套的治理机制也在不断建立,也取得了很多新的进展。国家关于出租车行业的改革引导意见,另外还有七部门关于网络约车规范经营管理的暂行规定,这些新政的出台,确实对行业融合发展作用是非常大的。这些新政的出台,一是确定了融合的新生业态的法律定位;二是进一步规范了新的业态,为其规范经营提供了法律依据;三是对新业态未来的发展、未来的改革指明了方向。同时,这也反映了管理部门对新兴业态的认同和包容,对其他行业的融合创新发展提供了很有意义的借鉴。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主任 周汉华
  这一次国务院的两个新政出台,效果还是非常好的。通过这个案例来推而广之讨论新业态究竟应该怎么来规制,怎么来形成一个有效的治理结构,我觉得很有意义。
  首先是可以看到新业态的力量,它对传统的经济带来颠覆性的效果,因为在网络约车出现之前,应该说出租车行业的问题大家有目共睹,传统的出租车管理体制形成了一个固化的利益格局,最后是老百姓打车很难,出租车司机挣不到钱,政府想多投放运力也投放不了,因为政策被绑架了。但是新业态的出现,在无形之中就化解了长期得不到解决的痛点问题。
  大家可以从三个角度来看网络约车带来的挑战。
  一是它对传统业态带来的挑战。传统出租车是带着镣铐跳舞——它有运营费,对于司机来说有份子钱、油钱、价格管制等各种成本。新业态出来传统业态该怎么办、中国130万辆的传统出租车和260万从业者该怎么解决,公共政策必须考虑。
  二是对制度监管带来挑战。传统制度监管有一些基本的理论,在新的业态之下,它会有一些变化。比如打车难解决了,但是会不会造成行车难。还有就是公共安全,另外也包括自然垄断,信息不对称,还包括社会管制当中的分配等。监管会面临一个什么基本问题呢?如果既缺乏传统管理手段,又缺乏新的治理机制环境,在这些挑战中,问题更大也会更加突出。
  三是互联网对传统的社会结构带来的挑战。这个现在西方学者研究很多,我自己归纳:一是财富集中,二是权力转移,三是秩序停滞。这就是互联网带来的三大挑战,这可是非常深层次的冲击。
  我觉得国务院这两个文件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在于对待新业态,克强总理说要量身定做,就是对每一种新业态要设计和这种新业态相适应的管理方式,这就是对传统管理方式一个很大的突破。另外,网约车的法律定位也是一次重大创新,包括很多的具体制度设计,把网约车定位成既不同于私家车又不同于出租车,是创造了第三种业态。而且还有一个创新,就是确定了一个基本原则,然后由地方去探索。
  中国互联网协会副理事长 高新民
  现在互联网发展到融合创新阶段以及“互联网 ”阶段,创新是互联网的灵魂,对于模式创新,中国互联网企业做了很多非常成功的探索,也很有成就。而制度创新,对于政府部门包括支撑政府部门进行决策的智库来说,都是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
  这个挑战的难点在什么地方呢?因为既要创新又要规范,既要鼓励企业做大做强,又要考虑市场的竞争规则。这个问题不仅国内,全世界都在热议。曾经有专家委员讲过一个题目,就是在互联网创新领域里面,新业态和旧规则制度保护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是作为互联网治应当中的一个问题来讨论。这个题目做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当时团队对全世界的案例进行了详细的分析,到目前为止,有很多国家包括美国的很多城市,对这个问题仍然是没有解决。最近滴滴和优步合并了,在网上又是一大波声音,到底是垄断还是非垄断,这个问题也是一个难题,对于政府特别是反垄断是一个严峻的考验,考验着政府的智慧到底有多高。
  滴滴出行副总裁 王欣
  网约车可以解决出租车行业的效率问题,这是一个系统工具,按道理来讲,应该比较容易得到政府的支撑和理解。但是之前某些地方政府的反对之强烈也是出乎我的意料,很多地方都直接禁止。这说明出租车行业确实存在体制的问题。
  原来出租车空车非常多,能达到60%,可以说空驶上百公里很常见,另外很多人高峰期打不到车,这使得各方面都不满意:出租车司机不满意、政府不满意、出租车企业不满意,老百姓也不满意,搞得怨声载道。
  所以大家把社会车辆发动起来了增加了供给,其实也是供给侧结构改革。大家那时候称其为化学反应,整个生产关系都发生了变化。因为大家现在供给的完全就是以前的传统的运输体制的车辆,而且通过平台也不需要中心化,大家是去中心化的体制。新政出来了,大家感觉还是比较满意,确实新业态还是需要一些新的制度来支撑。
  同时,公共政策总的原则还是要为老百姓考虑,作为网约车肯定是希翼完善体制,大家希翼解决老百姓出行难的问题,并创造社会价值。比如淘宝有几个效益,一个实体店营业员可能岗位没有了,但是会增加十个快递员的岗位,这利益效率非常大。这一点我觉得政府公共政策还是要从全面布局的角度来考虑,而不是从保护某一个行业来考虑。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