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拼车还是黑车?一字之差背后的监管难题

2015-05-06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打印 字号:T|T
  “你好,请问你要去什么地方?”在用Uber叫车后大约一分钟,朱小姐等来的不是司机即将到达的提示电话,而是目的地问询。这让用惯Uber的朱小姐多少有些意外,因为在此之前,一个Uber司机曾告诉过她,在Uber对司机进行培训的时候就明确告知,在接到客户之前,司机不得提前询问目的地。
  “按规定确实是这样,但前两天广州(Uber)不是被查了吗,昨天群里的人也在说上海有人被抓,所以我也是小心起见。”司机黄波(化名)向朱小姐说明。虽然注册成为Uber的司机仅有两个多月,但黄波已经有了相当丰富的“运营”经验。“大家上海的司机都有一个群,每天各个区域的人在上面进行反馈,比如哪些时间段、哪些路段最容易被查。比如人民广场、陆家嘴、机场等地方经常会有警察,所以一般情况下我都不去。”黄波告诉朱小姐,即便有时候因为派单(Uber的订单都是通过系统就近向司机指定派送的)不得不去,上车的时候他也会提前和乘客沟通好遇到紧急情况(警察查车)的应对方式。
  “因为从法律的层面来看,大家肯定是不合法的黑车。”黄波退休前是上海锦江的一名公务车司机,他知道正规的运营车辆都必须有相关部门颁发的运营牌照。不具备运营资质,是导致Uber广州分企业被查的直接原因,也是之前包括滴滴专车在内的多个打车App被各地政府叫停的核心原因。
  广州市交委4月30日晚间在其发布的官方声明中明确表示Uber“涉嫌未办理工商登记手续、组织不具备运营资质的私人车辆从事经营活动”。而在此之前,滴滴、快的司机被交运部门开罚单的消息也屡屡见诸报端。
  找出了问题的症结,部分专车服务的提供商开始采取“曲线救国”的方式来规避风险。如“滴滴专车”和快的“一号专车”都表示自己是“三方合作”,其提供的“专车”来自于正规汽车租赁企业,具备营运资质,而司机都会和第三方劳务企业签署协议采取劳务派遣的模式,打车平台则负责司机的专业培训上岗和管理。而神州租车的一位管理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表示,神州专车旗下的运行车辆都是使用的神州租车租赁企业的车辆,司机则通过第三方劳务机构必须进行聘用,在入职前必须进行各种考核和培训。“之所以如此,企业也是希翼能够避免法律方面的纠纷。“上述神州租车的管理层表示。
  在此之前,相关部门负责人在今年1月表态:“当前各类专车App将租赁汽车通过网络平台整合起来,并根据乘客意愿通过第三方劳务企业提供驾驶员服务,是新时期跨越出租汽车与汽车租赁传统界限的创新服务模式,对满足运输市场高品质、多样化、差异性需求具有积极作用”。按照上述表态,通过三方模式搭建的专车业务似乎是相关部门鼓励的范畴。
  一位接近Uber的人士告诉记者,在此之前,Uber在华的业务也基本上采取与租赁企业合作,为相对高端的商务人士提供专车服务的模式。但后来似乎是考虑到与租赁企业合作难以获得规模效应,Uber于去年8月推出了更加平民的“人民优步“业务。按照Uber广州分企业在5月1日发布的《致广大司机与合作伙伴的一封信》中的说法,“Uber一直把人民优步作为一项公益事业来运作,没有收取平台费,相反还一直出资奖励司机与乘客拼车的行为”。
  从目前来看,虽然政府并没有明确给予拼车业务以合法身份,但在此之前,北京市出台《小客车合乘出行的意见》也指出,北京市提倡合乘各方通过以签订合乘协议的方式来明确出行的线路乘车地点、安全责任、费用分摊等各自的权益利益,并且在合乘之前进行核对,确保行车的规范和安全。
  但是,如何防止私家车打着“拼车”的幌子进行运营,也是业内较为担心的问题。“目前加入人民优步的基本上都是私家车。其中一部分确实是上班族,希翼上下班的时间和别人拼车赚点油费,还有一部分的私家车主的想法是车在家里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来赚赚钱,另外剩下的一部分则是专职司机,以前可能是跑黑车,现在看到平台不仅接单容易还有补贴就加入进来。”黄波告诉朱小姐。按照他的说法,其实第三类车主已经涉嫌违规运营。
  对于如何加强上述专车以及拼车业务的监管,各个地方部门也在积极探索。比如在上述北京市出台的《意见》中,将合乘定义为“ 出行线路相同的人共同搭乘其中一人小客车的出行方式”,并对合乘的费用分摊以及协议等相关内容做出了引导性说明。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