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遭黑车“绑架” 打车App变“揽活”利器

2015-04-29   来源:新京报  打印 字号:T|T
  “绑定”带来危险重重
  乘客安全无保障,个人信息泄露;出租车背“黑锅”
  记者曾使用“滴滴打车”在密云打到一辆黑车,为了避开堵车路段,这辆黑车的司机直接将车开进非机动车道行驶,人流中的一阵颠簸让人吓出了一身冷汗。
  更令人担心的是个人信息泄露。北京市民吴先生向新京报反映,他和女朋友在紫竹桥附近宾馆使用“滴滴打车”时亦打到了一辆黑车,“30元的车费他收了40,严重的是大家中途回了一趟宾馆,发现那个50来岁的男司机已先赶回宾馆,在前台打听女朋友的情况。”
  同样,记者向“滴滴打车”投诉在顺义遇到的黑车司机李某后,约一个小时过后,李某就找到并拨通了记者的手机号。
  “你是昨晚打我车的人吧?”、“是你投诉我的吧?”、“你现在在哪里?”、“我一定要找到你揍你一顿”,黑车司机“李某”仍自称出租车司机,在电话另一端不断发出威胁。
  同样,去年11月16日,山东省烟台市莱山区一名学生,用“滴滴打车”叫来一辆“黑车”后举报,但招来黑车司机的报复:第二天上午,这名学生就接到黑车司机20余次恐吓威胁电话。
  “出租车司机最恨的,就是大家这些人”,赵红富坦言,每逢节假日客流高峰期,“滴滴”、“快的”等打车App针对出租车司机推出数额不小的奖励活动,“大家出来抢他们的单,他们挣得就少了”。
  赵红富的说法得到顺义骏马出租企业出租车司机赵师傅的证实,谈起黑车通过打车App使用出租车账号抢单,今年1月1日刚从企业接车的他深恶痛绝。称除了生意被黑车抢走一部分外,绑定打车App的黑车还扰乱交通,甚至让正规出租车背“黑锅”。
  最令赵师傅难忘的一次经历是,他开出租车仅4个多月后,就被企业负责人叫去,“说有乘客投诉说用打车App叫了我的车,乘坐后在急转弯时车速太快差点出事故”。
  赵师傅说,经过核实,投诉中所说的时间,他因家里有事整天都没有出过车,同时他的出租车也没有申请“滴滴”账号。赵师傅所在企业查询了GPS信息,后也证实了这一情况。
  “唯一的说明是我的车辆信息被人冒用申请了‘滴滴’账号”,让赵师傅疑惑的是,自己并未注册“滴滴打车”,该App内却出现了自己出租车账号。他认为,打车App企业应对此承担责任。
  不同步的司机数据库
  报废出租车号仍可抢单;App注册审核网络为主
  对于黑车绑架打车App的情况,“滴滴打车”品牌公关部相关负责人及客服人员均否认黑车申请滴滴账号的可能性,强调“滴滴打车”验证需司机持本人身份证、驾驶证、行驶证、服务监督卡、道路运输从业资格证五项信息,开车到站点进行一系列审核。
  不过,记者调查发现,“滴滴打车”宣称的审核步骤与实际并非一致。
  记者以出租车司机名义咨询“滴滴打车”客服,对方回复称,注册“滴滴打车”司机端,只需要把“三证”拍照上传到企业QQ上,就会有专人在24小时内进行审核。“照片要清晰,不需要上传本人和车辆合照。”该客服并未强调需当面核验相关证件。
  此外,打车App的司机账号数据库,也未能及时与官方数据库同步更新。
  新月联合出租企业工作人员经比对确认,记者在顺义遭遇的车牌号京BK5410已非该企业的车牌号,北京市交通委官方网站出租车查询结果亦显示“没有符合所输入条件的相关车辆信息”。
  新月联合出租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京BK5410确为该企业曾经的车辆,但该车早在2014年5月25日就已报废,司机也已离开该企业。
  “滴滴打车”发送给新京报的信息显示,这个账号的注册时间是2013年2月16日,司机开通账号前提供了服务监督卡、行驶证、驾驶证、身份证原件,并通过了审核,初步核实属司机账号被他人盗用,目前已经进行了封号处理。
  为何一个已经报废将近一年的出租车,其司机注册的滴滴账号仍可用作抢单而未被销号?“滴滴打车”品牌公关部一名负责人承认,由于司机账号信息体量太大,无法做到与出租车管理部门信息实时同步,“大家正在争取相关部门将司机的实时更新数据与大家共享,显然现在还无法做到”,该负责人说。
  谁来拯救被劫持App?
  打车App叫到黑车投诉难有结果;监管尚存空白
  记者曾就通过打车App叫来黑车的情况,向“滴滴打车”进行投诉。“滴滴打车”客服人员表示,在接到投诉后,企业会对相关账号进行核实,在属实的情况下将对账号进行禁号处理,但按企业规定并不会向投诉者公布。
  该客服人员先容,目前的处理方案是接的最后一单开始往前推十单,如果十单内有一单投诉成立就会被警告,警告之后如有第二次投诉就直接禁用账号。如果十单内有五单投诉则直接禁用账号。“对黑车司机的处理,并不在企业的管辖范围内。”
  新月联合出租企业相关负责人则表示,企业目前的投诉处理范围只限于拒载、司机服务态度等内容。“今年春节前,北京市交通委运管局下发《关于出租汽车安全运营服务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每辆出租汽车只允许安装一个手机叫车终端”,该负责人说,就这一点也无法进行监管,司机自己的手机他想下载什么样的App,都是自己说了算。
  这位负责人表示,出租车司机打车App账号被黑车司机冒用已经超出了企业管理范围,目前只能等待相关管理部门出台相应法规作出约束。
  就同样的问题,记者致电北京市交通委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12328,对方表示并不管理远郊区的黑车问题,建议咨询城管部门。北京市城管热线96310客服工作人员则表示,只接受针对长期趴活黑车的投诉,因需要现场执法,打车App打到的黑车并不在其管辖范围内。建议咨询北京市非紧急救助中心12345。
  12345客服人员表示,此事属于企业审查监管范畴,建议记者向“滴滴打车”企业投诉。尽管记者愿意提供黑车非法运营的相关证据,但截至发稿,仍无相关部门愿意对黑车作出处理。
  不过,并非所有的黑车司机绑定打车App便万事大吉。赵红富仅高兴了半个月,就接到了“快的打车”客服的电话,“他问我是不是用自己的私家车拉活儿,我开始没承认,但他后来把事情说得很严重,说如果乘客投诉到出租车企业麻烦就大了。我怕给朋友添麻烦所以就说是。”
  赵红富回忆,“快的打车”表示一定会惩罚。他放下电话后发现,自己的“快的”显示“账号已被封”,无法登录。时至今日,赵红富再也没有使用打车App。
  “任何执法都要讲究证据,此类现象不但取证难,而且找出两位司机关联性也比较困难。”一位交通执法人员认为,乘客遇到黑车使用打车App的情况,可向相关企业和部门投诉,但在执法上有一定难度。他表示,乘客不仅要保存打车App显示的司机以及车辆信息,还要掌握乘坐车辆的司机和车辆信息,才算有效取证。 (文中高宏、张颖均为化名)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