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回来!登录免费注册

北京市出租汽车租价调整听证会现场报道

2013-05-23   来源:中国道路运输  打印 字号:T|T

  消费者:

  能否微调方案?

  “可以肯定的一点是,大家对提高出租车司机的待遇没有任何异议。但是网友们普遍有这样一些问题,就是出租车涨价是否一定要让乘客来买单?”来自Tencent网的听证会参加人吴婷,是全部25位参加人中唯一不赞同调整的。她说自己“带了很多Tencent微博网友的意见和看法而来”。

  吴婷援引网友的说法表示,涨价并非是解决打车难的有效途径。“份儿钱对于企业来说能否公开?涨价是否会带来空驶,反而会减少司机的收入?”

  “现在如果让我以一个消费者的身份,在方案一和方案二中做选择的话,我觉得压力挺大的。”在发言完全结束时,吴婷依然没有在两个方案中做出选择,只是表示,能否出租车企业和政府多承担一些,而不是一定要消费者来买单。

  也有参加人在同意出租车调价方案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

  来自市人大的参加人、市城市规划设计院研究院副院长杜立群从规划的角度解读调价方案。“北京在上世纪90年代做规划的时候,确定的出租车数量是58000辆,但这是基于当时的人口基数;现在北京常住人口已经达到2000多万,出租车总量是不是要增加?”杜立群认为,适当小幅调整可能相对比较稳妥,因此同意方案一,但是他还同时提出了三项“配套措施”。

  首先要明确出租车定位,到底是公共交通还是个性化交通,是市场行为还是政府应该补贴的行为;同时应该适当放开出租车的总量和经营牌照。此外,如果这次调整了价格,建议在限定的时间内对方案进行及时评估,看看能不能解决运营效率和高峰时段出车率等现有问题。

  而消费者参加人关平和牛志远不约而同地提到了“最后一公里”问题。“小区到地铁、公交站的最后一公里出行难,滋生了很多黑车,所以我建议是不是可以将起步价维持在10元钱,但是起步距离缩短到两公里?”牛志远建议。

  企业:

  净利仅比贷款利率稍高

  “出租企业都干了什么?企业的利润是不是暴利?北京出租车的份儿钱还能不能降?”来自出租企业的参加人、首汽集团的梁海晨用连续三个设问作为开场白。“我知道这些问题是大家十分关心的。”

  “根据行业的监审报告,现在单双班平均单车月成本高达5380元。但是由于行业吸引力差,驾驶员匮乏,大家现在的平均单车月收入才6172元,扣掉所得税之后的净利537元,比银行的贷款利率仅仅高2至3个百分点,谈何暴利?”梁海晨表示,正规的出租汽车企业要承担起安全和服务的责任,维系企业的正常运转,建立起法人治理结构,有一套规范的企业规章制度,同时需要经营场所、管理团队、流动资金等等。“这一切都是成本。”

  针对有消费者参加人提出的“出租车企业能否压缩运营成本”?梁海晨予以否定。“单车平均1250元的管理费用,我觉得不仅压不下来,而且还在看涨。”

  梁海晨表示,在政府限定承包金水平、限定企业收入来源的情况下,仅价格人工成本中的各项社保计提,每年都要增长9%以上。企业投入越多,成本越大,利润越薄。“如果按现在的做法继续下去,五年的时间单班车就将出现亏损。”

责任编辑:毕丹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